导航菜单

左携国轩右挽江淮 大众豪掷160亿意欲何在?-电梯灵异事件

大众在中国加速电动步伐不难看出,大众此次的两笔交易都瞄准了新能源汽车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江汽控股成立于2013年,安徽省国资委成立江汽控股后,将当年江淮汽车受托管理的集团医院等非经营性资产划转至江汽控股。据天眼查,江汽控股现为江淮汽车的第一大股东,持70.36%股份。

手握新能源汽车生产、研发、销售资质的江淮汽车,也一直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品牌蔚来汽车的代工厂。2019年报仍显示,江淮年产量42万辆,但总产能高达80万辆,近一半产能闲置。

2015年,大众“排放门”危机爆发,有媒体不完全统计,大众所支出的罚款、赔偿款、和解金和回购金等各类费用至今已超过300亿欧元。

原标题:左携国轩右挽江淮 大众豪掷160亿意欲何在?

根据新的意向书,江淮大众将逐渐扩大规模并力争在2029年间达到年产量35-40万辆。

“本次非公开发行和股份转让完成后,大众将合计持有公司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47%,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李缜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合计持有公司3.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20%,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国轩高科表示。

根据国轩高科此前公告及公开信息,国轩高科目前在青岛、合肥、唐山、南京等地合计拥有产能10GWh,通过扩产公司计划南京工厂与柳州工厂产能分别达到15GWh、10GWh,预计2020年公司产能可达到30GWh。

5月29日,大众中国发布消息,计划购入江淮汽车母公司江汽控股50%股份,并增持江淮大众股份至75%,获得合资公司管理权。同时将获得电池生产企业国轩高科26%的股份。以上两项目预计投资总额约21亿欧元,折合超160亿元人民币。

公开资料显示,国轩高科与江淮总部均位于安徽合肥,且国轩高科一直以来都是江淮汽车的主要动力电池供应商。因此有分析称,此次投资入股完成后,大众在中国正形成自己的新能源汽车闭环布局。

天眼查显示,江汽控股由安徽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全资持有,注册资本25.9507亿元人民币,实缴资本3000万元,经营范围为投资及管理、企业管理咨询服务。

外资首涉国有车企混改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大众收购的企业是江汽控股,而非江淮汽车。

  大众集团与江汽控股、国轩高科两家公司的收购、投资传闻终于落地。

在2019年3月份德国大众年会期间,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就曾透露大众想要提高在华合资公司股比的计划,不过并未透露是哪一家。

本次收购如达成,还将开创外资企业持股国资企业的先河。据悉,此次大众中国收购江汽控股50%股权,是跨国汽车集团第一次参与国有车企混改。

从资历和成本来看,业内普遍猜测最有可能的是江淮大众。过去一年内,双方均未直接表态。直至5月21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江汽控股正在筹划引进战略投资者的相关工作,才在二级市场发酵,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值得注意的是,迪斯仍提到希望通过大众与江淮的深入合作,助力集团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

5月28日晚间,国轩高科公告,大众中国将作为战略投资者通过两种方式对国轩高科进行战略投资。上述交易完成后,大众中国投资将持有国轩高科26.47%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根据双方的协议内容,大众中国入股后,国轩高科将成为大众的认证供应商,有机会向大众汽车在中国市场的纯电动汽车供应电池产品。

2019年,江淮汽车陷入排放造假丑闻,被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处以1.7亿元罚款,创下了当年国内车企因排放问题罚款的最高纪录。

江淮汽车曾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与大众合作项目持续深入。“江淮大众新能源乘用车项目实现重大突破,江淮大众公司正式运行,发布了全新纯电动汽车品牌——思皓(SOL),首款量产车型E20X正式下线。与大众、西亚特合作成立研发中心并实现奠基动工,成为中外合资汽车企业在国内设立的首家核心研发中心。多用途车合作项目有序推进。”

据江淮汽车公告,大众中国、安徽省国资委、江汽控股接洽后认为,大众中国与江汽控股在战略、市场、技术、产品、资源整合等方面具有高度协同效应。各方同意,由大众中国通过增资方式获取目标公司50%的股权。增资完成后,大众中国将成为江汽控股股东,持有江汽控股50%股权,安徽省国资委持有50%的股权并仍控制江汽控股。

投资排行第三动力电池商大众此次不止瞄准了整车企业。

粤开证券认为,大众与江淮的合作,还将面临产品推出及本地化投产不及预期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国轩高科虽然处于行业前三的位置,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而装车量仍有不少差距。

大众+江淮=?2017年6月,江淮汽车与大众中国以50:50的股权比例合资成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主营新能源汽车业务。同年12月,双方又签署备忘录计划成立轻型商用车合资公司。

据Wind,国轩高科、江淮汽车29日双双涨停开盘。国轩高科停盘数日后开盘即涨停。江淮汽车虽然没有封住涨停,但此前的8个交易日内已连冲7涨停板。

而这一进程或不如初期设定般顺利。据悉,思皓E20X一直推迟到2019年9月才正式上市,销量并不乐观。据江淮汽车2019年年报,江淮大众项目当年亏损3.6亿元。

迪斯也不止一次表示了对中国电动车市场的重视。此次两家协议签订后,他表示:“大众汽车携手实力强劲、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进一步推动集团在中国的电动化战略。目前,电动汽车发展势头迅猛,也为江淮大众带来更多机遇。”

据悉,大众在华共有3家合资公司:成立于1984年的上汽大众、成立于1991年的一汽-大众、成立于2017年的江淮大众。

大众的新能源汽车产品规划也指出:“新增30款新能源车型,其中50%的车型将会进行中国本土化生产;到2020年,大众集团计划在中国市场交付约40万辆新能源汽车,到2025年交付约150万辆。”

大众中国表示,新的投资将进一步强化正在推进的电动化战略。此外,江淮大众计划到2025年再推出5款纯电动汽车,同时建立、完善电动汽车工厂和研发中心。

此外,江淮汽车本身以商用车发展最佳,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并不出彩。2019年,江淮纯电动乘用车累计新车销量为5.8万辆,同比下跌了8.87%。不过,这一领域却给江淮汽车带来了补贴输血。财报显示,2019年江淮汽车扭亏为盈实现净利1.06亿,而公司2019年度收到的政府补助高达11.17亿元,扣非净利润为-9.78亿元。

2019年11月,大众曾表示,计划2020-2024年在混合动力、电动出行以及数字化领域投资600亿欧元。

大众在中国同样面临排放压力。在工信部发布的2019年“双积分”成绩单中,“南北”大众均表现不佳,一汽-大众位列油耗、新能源负积分榜首,上汽大众位列油耗负积分第七、新能源负积分第二。

粤开证券指出,根据大众集团的推算,在亚欧地区对电池的需求为每年300Gw以上,所以需要有能够纳入自身体系的本地化的电池产业链支持,从而实现经济效益的明显提升。

左携国轩右挽江淮 大众豪掷160亿意欲何在?

根据SNE Reasearch数据,2019年,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动力电池出货量分别为32.5GWh、11.1GWh、3.2GWh。